站长/总编:郭珺执行总编 :姜柏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诗词歌赋

跳蚤 风 蚊子

2020-2-10   来自:韩城作协网   点击:17 

 《跳蚤》

我耐不住寂寞
我守不住清贫
我懒惰,我庸俗,我噬血
我喜欢在贫穷者的身体上寄生,然后听他们滑稽的笑声
我苦练基本功,我像个黑点般的小丑跳在人群中
我贪生,我怕死
我愿望着一辈子做个灵活而丑陋的小胖子
我怕黑,我孤独,我挑肥拣瘦
我晚上睡不着,专挑肥胖的懒惰者下手,只有在同样的懒惰者身上,我才找到了短暂的安全感。
我麻木,我思想贫瘠
我控制不住自己贪婪的欲望
我喝了大量灵魂低俗者的血,我脑袋出轨了,我丢弃了原则,我做出了不明智的选择。
我试着偷窃高贵的灵魂和血液,我忘了,我忘记了自己原本就是个庸俗偷盗者的事实。
我的肉身死了,死在了那个我向往的高贵世界里,那个高贵的妇人用药毒死了我肥胖的身体。
我圆咕噜噜的肚皮,被农村一位旧社会的老太婆用指甲盖挤爆。
我榨取她那衰老的血液从溃烂的肠肚淌了出来,浊臭的黑血和尸体沾在了她那苍厚的指甲盖上。
她望着这样血腥的画面,露出了不以为然、噬之以鼻的笑。                 
我的灵魂彻底解脱了,它化成了一只美丽的蝴蝶,伴着阳光花朵轻松地跑了!
之后,追着云朵和落日飞向了黑夜的耳朵……

                             《风》

划过肌肤的
是一枚冰凉发烫的吻
吹过脸颊的
是一颗凄凉冷漠的心
拂过发丝的
是一股浓稠炙热的爱
她来过的世界,草斜了,树慌了,云飞了
嚣张跋扈的尘和叶,显示能耐的飘了
就是这样,鸟拼尽全力想捉住她的尾巴
结果,只是蜷缩着羽毛低垂摇头,眼睁睁看她大摇大摆从身边走过。
捉不住的,不止黑夜的鬼,还有人世的情;
摸不清的,不止风里的云,还有皮肉里的心;
放不下的,不止一夜的情,还有永不褪色的玫瑰
晒不黑的风,吹不散的霾,打不断的铁,割不断的水
从十五层地狱跌到十八层,魔纠结了三年
从十八层来到人间,妖用了千年,而回去的路上,人是聪明的,很快,只用了一瞬间!
如果说是风刮翻了善恶的旋转盘,那一定是上帝撒了谎,隐瞒了所有虚伪罪恶和丑陋
大概,没有什么绝对的坏,就像黑与白
天美了,风就变得漂亮善良了
她拽着我的衣角推着我的身体,去满世界寻找花哨。

                           《蚊子》

夜间,一只鸟开着轰炸机从头顶飞过,划桨机的旋翼在耳边嗡嗡轰鸣。
我断定,她一定是饿极了!她的眼睛在冒着凶狠的光,绿亮绿亮的,像一匹饥饿中的狼。
暧昧的夜色里,漂亮的美女怕它,我却不怕。
我在等着一个时机,它吸我的血正欢正旺正投入的时候。
我使出了有生以来最快的掌法,它那饱满的能看见血光的身子就沾在了我的掌上,一片鲜红两片鲜红,最后我的手心便染满了污浊的血渍和尸体。
凑近鼻子,我偷偷闻了下血渍的味道,咸咸的,臭臭的,坏坏的!
自从有了一种人类发明叫蚊香电蚊灯的东西,我是懒得再和蚊子斗智斗勇了。
也奇怪,房间里的蚊子几乎统统消失了,那么那些蚊子都去哪了?
上次,去河塘边钓鱼,我终于知道,它们是在下个路口堵我报复我呢!
回来路上,我被咬的头脸身上都是苞,它们仍觉不解气,集结成狼样子的黑疙瘩追着我跑……
上一篇:春信
下一篇: 战毒魔
更多>>

站内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