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总编:郭珺执行总编 :姜柏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散文

那一年,美好的夕阳

2021/4/7   来自:韩城作协网   点击:468 

                                                                                                     ​0.

我小的时候,天上的大雁一群一群的,我懒洋洋地躺在河边的石头上,经常有些没素质的鸟,特没集体荣誉感,飞过头顶,然后拉我一脸鸟屎。

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学校草坪上的鸽子一堆一堆的,我整天躺在图书馆对面的草坪上,经常这些被我们喂大的鸟特懂得团体合作,飞过我的头顶,按顺序依次拉到我的脸上。

我特想不通,为什么这些鸟到了大学还这么撒野。于是我坐车跑到西北大学向一个资深的学者请教。只见他提了提那穿得歪到一边的裤子说,从哲学的角度来讲,存在即合理,它们既然选择了拉到你的脸上,说明你脸上有吸引它们拉的地方。从佛学来讲,万物皆有因果,想必你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了。从社会学角度来说,你和它们都不是啥好鸟!

1.

截至 2007 年 4 月 1 日。老韩是我们宿舍唯一一个在大学期间没有恋爱过的人。他从大一开始就默默关注公安系的一个女生,据说叫什么翠花还是桂花什么的。他一直关注着她找到男朋友,然后失恋,然后再找到一个男朋友,然后再失恋。我们一直在等待老韩的雄起,但他始终软绵绵的。我们预测,他一直会默默关注到那女生生孩子,然后离婚,然后再结婚,再生孩子为止。老裴是我们宿舍唯一一个在大学期间没在十人以上的场合发过言的。他连做梦都梦到自己是马丁路德金,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声地说“I have a dream~~~~~~”所以每晚他从十点开始就准时磨牙。从大一一直磨到现在。于是,我们都觉得此人的表现欲还真强。此人生性胆小,当他一觉得尴尬就满脸发红,两腿直抖。每次和他聊天的时候,见他突然间满脸通红双腿抖动,我们就立刻知道:这小子又放闷屁了。老刘是我们宿舍唯一一个没喝醉过的人。此人酒量大得吓人,每次我们聚会大家都全力以赴灌他,但每次都是他把我们一个个背回宿舍。但每次都是他结账。所以说,喝不醉有喝不醉的坏处。老刘签到了上海的一家酒厂做法务,我们一直怀疑这家伙是奔着那酒去的。我是我们宿舍唯一一个吃过学校养的鸽子的人。我的谗是出了名的,逮着什么吃什么。以至于大二的时候,我们辅导员在他办公室里逮到一个老鼠,托人辗转交给我。每年暑假都有朋友给我从他家里带些腊肉什么的。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把我们学校人工湖里的鱼给逮一条吃掉。剩下不到两个多月我们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我们都觉得似乎该干点什么事了。

2.

大学四年,我最有成就感的是一共挂了 9 门课程。老裴比我差点,才挂了 8 门。不过他挂的都是国际通行的,比如《国际法》、《国际私法》、《国际经济法》。因为国际上的事都不好糊弄,所以这次他特别勤奋。半个月下来,人整整瘦了一圈。每天晚上我俩坐在楼道里,在昏黄的灯下面,刻苦研读。通常有些家伙从楼梯走过的时候,都特别感叹:哎,你瞧瞧人家,多刻苦啊。备考是件很痛苦的事情,经常我俩都实在看不下去书了,然后就下五子棋。老裴和我水平相当,所以我俩下一盘棋子就需要很长的时间。最初还能坚持住,看一个小时后,下一盘棋,然后再接着看,经常奋战到凌晨三点,然后六点起床,八点去考试。后来老裴把最难通过的一门《国际经济法》过了以后,就特别嚣张,他经常输掉后,非常不服,要求接着再来一盘,我也特没定力,忍不住又和他杀一盘。所以从那以后,我俩经常一盘棋杀到四点,然后没精力再看书了。然后半睡半醒就进考场了。再后来我们一到晚上干脆就直接下棋,连书也不看了。有时候晚上下棋饿了,就四处找吃的。然后把宿舍的电饭锅打开,在上面煮方便面吃。宿舍其他人顿时也喊饿,光着屁股就冲下来捞面了。每次我坐在考场上都心惊胆战,看着监考老师不住地感叹:要是你们都不在这多好啊。

3.

我们毕业设计的参考题目是《论行政参与》。我非常不能理解题目的意思,但我又不能不写,如果不写的话预示着我的大学四年白读了。连个学位证都弄不到手就太对不起我自己了。我想着自己以前,再大的困难都没怕过。乔悦那个时候是我们系的系花,有多少男生脱掉鞋追都追不上。还不是被我一句话给弄到手了。虽然后来我才知道她喜欢我是因为我长得像她死去的舅舅。为了显示自己的学术水准已经达到了学校所预想的要求,我的毕业设计的题目是《浅议行政参与的理念体现中的构思与实践意义中的理念构建思考及发展》。写完这个题目我用了三个小时,仔细分析了它的定、状、补。但还是无法明白我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我的指导老师贡教授也特别厉害。他看完我的题目后说,恩,非常好。虽然这个题目看起来比较深,但的确是一个不错的角度。然后他皱了一下眉,停顿了几秒种,接着说,你能不能告诉老师,你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我坦白说,我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论文答辩那天,我穿戴整齐,面带笑容地走进答辩室。然后依次回答老师的问题。可我一共就说了五句话。第一句是,老师好。第二句是回答老师提的第一个问题,恩,这个问题,恩~~~~~就是,恩~~~~老师说可以了。另一个老师说,同学,你连你自己写什么你都不知道?连论文大概都复述不下来?你的行政法老师是谁?我满头大汗,很遗憾地说,李老师,当时是你给我带的课。她接着问,难道我没讲?我流着汗说,讲了,并且讲得很好,只是当时我没好好听。老师说,可以了。我说,谢谢老师。最终我的毕业论文以 75 分的成绩顺利通过。

4.

照完毕业照那天,老刘抱着他那把破吉他,我们四个人坐在人工湖边上,看着远处被染红的大半边天,听老刘唱《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大一的时候他抱着吉他四处弹唱,号召大家给边远山区儿童捐款,搞得很多人哭着喊着把钱送到他手上。当时我们宿舍都觉得,要是没有他弹唱的话,人们一定会捐更多的钱。因为他弹出来的音没一个是准的。当时我们四个都不说话了,只有老刘一个人用沙哑的声音唱到:你说每当你回头看夕阳红每当你又听到晚钟从前的点点滴滴会涌起在你来不及难过的心里我问我几时能一起回去看看我们的宿舍我们的过去你刻在墙上的字依然清晰从那时候起就没有人能擦去在我们的不远处,图书馆前面的石凳上还坐着一些欢天喜地的低年级学生,他们的脸上笑容满面,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之中。我们一直坐在那听着歌聊着天,一直到太阳落下。大学四年,我们四个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彼此珍惜对方。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老刘提议说,老邓不是一直嚷着要吃这湖里的鱼吗,咱今天就疯狂一把吧。说完就挽起裤子要往人工湖里跳。老裴和老韩也显出从来没有的踊跃,挽起裤腿就要干革命。我也挽起裤腿参与进来,他妈的现在不疯一把,以后想疯都没机会了。我们在湖里正抓得起劲的时候,两个校警向这边慢慢走过来。老裴警觉地说,怎么办?老刘说,没事。我来应付。我说,这是后勤管的,又不是他校警的职权范围。(这是我第一次用专业术语来说话)老韩说,妈的,毕业照都照了,意味着咱毕业了。关他们锤子事。(这是老韩第一次开口说粗话)正说着那校警就走到跟前了。老刘大声地向我们喊:赶紧抓,咱饭堂明天还要用这批鱼的。其中一个校警说,我怎没见过你们几个?老刘搽了一把头上的汗,我们是二食堂刚来的伙计。嘿嘿。那校警说,行,那你们慢慢抓。要知道校警这么好对付,我早下手了。那天晚上,我们一共抓了三条大鱼拿回宿舍下锅。

5.

2007 年 4 月 15 日。老韩签到了重庆的一家律师事务所。老韩从大一就计划着要去重庆,因为他缺女人缺怕了。听别人说那地美女多,老韩就把人生目的地定位在那块沃土上了。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唯一要说的话就是劝老韩以后要多多注意身体了。老韩说他二十五号就要去报到。在死之前,他最大的愿望是给那个公安系的挂花表白一下,要不然他死不瞑目。我立即劝他,公安的女人都彪悍,弄不好那女人当场踩你两脚。老韩说,能让她踩一回,我也觉得值了。老刘劝他,还是留点回忆好了。老韩说,我都回忆了三年多了,我想现实一回。老裴说,对,是男人就要像野兽一样去战斗!于是我们立刻知道了老韩这次为什么这么不怕死,那女生的生日就在后天。从那天开始,我们四处打听那女生的生活习惯。比如喜欢那个偶像,喜欢吃什么味的蛋糕。令我们失望的是,那女生最喜欢的偶像是葛优,最喜欢吃的东西是牛排。于是我立刻出了一个好主意给老韩:把头发剃掉,然后生日那天送那女生一头牛即可。

 

6.

为了让老韩死得更痛快些,我们做了以下准备工作:我们订了一大把玫瑰,定做了四条横幅,米奇蛋糕一个,6000 重花火一个,蜡烛 1000 支,喷瓶 6 个。我们预想的事情是这样的:首先在学校的路灯上挂上横幅,号召全校师生前来参与,接着摆个心形的蜡烛团,然后让老韩手捧鲜花站在边上,让老刘女朋友把蛋糕送上去,当蛋糕一被捧进门,老裴就负责把花火点上,再然后大喊“桂花,我爱你”逼那女人下来接花,男女主人翁热情相吻。在活动开始之前,我忍不住对老韩说,万一那女生不肯降服,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啊。老韩呲牙咧嘴说,无论她接受不接受,我都是心满意足的。当天天黑前,我们就积极地把横幅挂上,上面写着“桂花,我爱你”,老韩头发弄得油光,站在横幅下面给过路来人递烟。这时过来一个找拍的家伙,看了看横幅,接过烟大声说,师哥,你们是植物协会的吧?老韩一本正经地说,对,我们的宗旨就是热爱桂花,保护桂圆。挂完横幅,老韩回宿舍打扮自己。更重要的是我们觉得男主人翁应该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绝对不能穿着拖鞋吧嗒吧嗒过来,于是老韩回去四处借西装。我们在摆蜡烛的时候立刻吸引了一群人围观,这时一个校警以为我们纵火,钻进人群问怎么回事?我们异口同声说,英语地平线在搞活动!一切准备就绪以后,打电话给老韩让他下来。他的出现立刻引来一阵骚动,所有的小女生都只会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一看老韩那打扮,顿时觉得哪怕我是这世上最笨的女人,我也不会倒在他的怀里。老韩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脚蹬一双白色球鞋出现在众目睽睽的场合时,所有的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老裴见状,赶紧把他的皮鞋给脱下贡献出来。两天后我们才知道,老韩把身上的钱都准备这次活动了,穷得连一双 20 块的地摊上的皮鞋也买不起了。事情如我们所想像得一样发展,只是到最后出了点小小的插曲。我们送完蛋糕,放完花火后,那女生钻在厕所里死活不出来。老刘女朋友坐在她们宿舍等那女生回话,她好给老韩一个交代,可那女生只顾着和厕所缠绵。我们在下面也等急了,更重要的是几百来号人都想看一下是何方仙女,把此男生迷得如此神魂颠倒。半个小时后,老裴说,怎办?这样耗着也不是个办法。老刘说,要不就喊吧?以前捕猎都用这个方法。我说,那就喊吧。于是,我们百十号人,口号整齐划一地喊到“桂花,我爱你,我想你,我想你想得睡不着觉”。这时候对面楼上的人纷纷探出头来,都一起喊。突然,事情出现了转变。只见一个蛋糕“嗖”从五楼的窗口给扔了下来。接着一个泼妇的声音骂:要爱回去爱你妈去!那一刻,在全校人的见证下,都觉得老韩选那女生简直瞎了眼了。

7.

老韩比我们想像得坚强,第二天晚上他请我们宿舍人吃了顿煮方便面。在捞面的时候,我们为了照顾他的情绪,不住劝他,那种女人要了还不如不要。老韩说,现在总算甘心了。我的桌子上放着一本影集,里面的照片是我们大一时候照的。那个时候的我们满脸志气,一腔热情,觉得这个世界就是我们的天下,对未来充满幻想。大二大三我们都忙各自的事,一张照片也没有留下。我和老裴是我们宿舍还没有找到工作的两个人。我大学四年写了四年文字,毕业的时候我想找个和写文字有关的工作,可那些人一听我是学法律的都劝我去当律师,然后我又去律所,可那些人一听我说我写字的能力超过了我搞法律,于是纷纷劝我去搞文字。老裴比我更坎坷。他的目标是公务员,据说公务员的福利高,在外面买一包卫生纸都可以报销,所以他就为了以后能报销卫生纸而四处考公务员。他去年一月考了山西,三月去了山东,四月又去了山东,现在又准备去安徽。每次他都兴奋而去,落败而归,花掉的路费够他买一辈子都用不完的卫生纸。

8.

老韩后天就要走了。我们决定去吃顿散伙饭,因为以后大家能聚到一块都难了,所以特别规定不许带家属。那天喝酒的时候,我先问老刘,是小喝怡情一下还是放开喝,当时我的主要目的是先从气势上压倒他,结果没料到老刘是个舍命的主,要和我们死拼。席间我们纷纷向老刘敬酒,今晚我们的目标是把老刘灌倒,这样也圆所有人的一个梦想喝到第四箱的时候我就招架不住了。我刚准备举手认输的时候,老韩“哇”得就吐了,当时我看到老刘脸上一股得意的笑,我还纳闷呢,心里还说老刘这家伙果然比我们都厉害,十几瓶都下去了,连点反应都没有。然后老刘说,我们歇会再接着喝吧。来唱首歌怎样?我们都拍着肚子叫好。于是我们大声唱着《我是一只小小鸟》,我们一起用筷子敲着碟子和碗伴奏,唱完一曲又唱另一曲。唱着唱着我们都哭了。哭着哭着我们又开始笑。我们大声地哭着,大声地笑着,大声地喊着,来祭奠我们逝去的四年青春。唱完后我们又接着喝。然后我摇摇晃晃摸着楼梯去厕所,我心想着等我把啤酒都尿出来,回来再把你们每人给灌两瓶!我印象中~~~~~~~~~摇摇摆摆的街道~~~~~~然后很难找的男厕所~~~~~~~我记忆里最后的印象就是那个楼梯了,很长,之后我就什么也不记得了~~~~~~~~~据说,我当时上去以后开始吐,吐一吐,停一下,接着再吐~~~~~~据说,在我倒掉半个小时后,终于老刘被灌倒下了。

9.

老韩走的前一天晚上,我在学校的就业网站看到一家公司招编剧。第二天早上,我打电话给那个公司,问有什么要求,下午什么时候上班。老韩是早上 11 点多的火车。老韩说,要是时间来不及的话,就别去送我了,毕竟哥们前途重要啊。我们三个一起帮老韩收拾东西,我们边开着玩笑边收拾,就像四年前那个晚上,满身尘土的他,穿着一个旧旧的校服,背着一个大的编织袋走进这个房子的时候一样。老刘把他的皮带抽下来后递给老韩说,哥们把这个送你吧。GV 的。五百多呢。你可不能忘了哥们啊。老裴也来劲了,把他的皮鞋脱下来说,那我送这个吧,别他妈以后穿个西装,然后穿双球鞋啊。我看了看我所有的东西,觉得没什么可送的。突然想起前几天在地摊上还买了双袜子。于是从箱子里翻出来送给他。2007 年 4 月 28 日,早上 11 点 10 分。我们四个站在“西安”两个字下面,看着彼此熟悉的笑容,心里怅然若失。我们约定每年的此时,都回学校聚一次。老韩说,老邓,下午好好表现,哥们相信你的实力。等你的好消息。老韩说,老裴,你如果实在考不上公务员就来重庆找我,跟我一起干律师。别他妈一条道往黑里走。老韩说,郭妍是个好女孩,你可别辜负人家啊。老韩进站时,狠狠地握了握我们每个人的手,然后热情拥抱一下。在他转身走的那一刻,我的眼泪在眼中打着圈。

10.

2017 年 3 月 1 日。十年,弹指一挥间。十年之后,老韩在宝鸡的一家信用社当主任,早已大腹便便,褪去了当年的羞涩与不安,在任何酒桌上都唱主角;老裴如愿以偿在山西当镇长,娶了相恋十年的她,生了俩娃,人生大赢家;老刘去了深圳,成了工资最高的公务员,在祖国的南端大放异彩。我此刻坐在律所的办公室,看着屏幕,打着文字。母校在我身后,距离我半个小时的车程,明天早晨还有个庭要开,夜晚的灯火交映中,在那一年那个地方那群人发生过的那些事,还清晰记得。

刚好毕业十年,说好的全班十年大聚。我一直在西安,等着你们回来。

 

                                                                                                   (邓明辉)

上一篇:红色延安行
下一篇:
更多>>

站内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