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总编:郭珺执行总编 :姜柏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小说

药 渣

2016-5-25   来自:韩城作协网   点击:1178 

 渣

叶宏社

凤娟成为川子镇里的名人,过程很简单,这是她在超市门前指着郭孝春的鼻子大声喧嚷的结果。

居住在山沟里的川子镇人,不知道江泽民,都知道郭孝春。他白脸方额,鼻直口方,生的眉清目秀;五十岁的身材仍保持1.75的身高,他有着瘦直不弯的体形,性情随和。喜穿一身中山装,因祖辈五代行医川子镇,川子镇里的父老乡亲都是饮用郭家的草药方剂医病疗疾的。对郭家有着传流的尊敬之情。郭孝春是郭家的长子,接受了郭家医道传长不传幼的规矩,得到了郭家中医的真传,可是,他并没有继承祖业。参加了农业学大寨的集体活动。他便成了川子镇唯一不收费的大夫。郭家药架上的药厨只出不进,数年变空。而川子镇的乡亲们,无论大小病症,都习惯了去郭孝春的家里切诊,郭孝春只开药方,并不收费,更被川子镇的父老乡亲尊敬和爱戴;改革开放后,郭孝春的孩子们从经营拖拉机到如今经营汽车,不再有人问津医道。郭孝春仍然为川子镇的人们切珍开方,医病疗疾。

风娟敢对郭孝春无礼,便成了川子镇妇女婆子们众议论纷纷的事情了。

风娟大清早到郭孝春家里求诊时,将肿胀的手伸放在桌子上,郭孝春眯着眼睛将手指按在脉部,双眼张开时笑道:不碍事,三服药痊愈。

风娟听罢,心里感到高兴,用一只手摸了郭孝春家里光亮的老方桌,才将浮肿的双脚从桌撑移到地上,踩稳地面上铺的老砖说:脚也肿了。

郭孝春并没有去看,坐在桌前拿过钢笔,在向纸上画了几串字说道:吃上三付药,就没有事了

风娟笑嘻嘻的接过药方时,才走出了郭家的大门,迈着浮肿的双脚,一手拿着药方,一手伸到胸前拉着身上的西服,甩着头上的短发辩,眯睁着双眼向川子镇的街道心药店走了去。

风娟是川子镇里身材秀美的青年妇女,中等身材,胖瘦匀称 虽然面色黝黑,小眼细长,但口鼻相称,看上去并不伤大雅。这两天突然脚手浮肿,心中怕体形有变,急去求诊。中午时分,才进得家门。一连几天,她按郭孝春的说法,煎服了买回的三付草药服罢并未见好转。反而脸部也开始了浮肿,心中十分气恼。丈夫劝道:没事出去转转,心情就好些。也许病就好得快些。就听了丈夫的话,在超市里看购些日用品,恰巧碰到了几位相识,指脸说脚,把风娟说的心里又急又气,走出了超市,正遇到郭孝春。风娟的心火便冲了上来。

孝春,你开的什么方子?你看我,你看。她又伸手又指脸:你说吃三付药就好的,我都吃了五付了。你是不是吃了药店的回扣,变个法子坑人呢?

郭孝春活了五十多岁,第一次遭遇无礼,睁大双眼说 没有,药店请我,我还不去哪!回扣没收。

风娟一声冷笑:没收,那有不爱钱的人?

郭孝春想了一下说:少吵架,你把药渣拿来!

风娟高声道:拿就拿,你当我不敢?

风娟风风火火的回到家,翻起沙锅倒出药渣,顺手用一张报纸包了,抱药渣直奔郭家门前叫喊:孝春,你出来看!

川子镇的男男女女闻听,躲在远处观风望景,见郭孝春从家里出来,打开报纸,用手分辨药渣,最后说道:这药有问题,我处方写的是人参。药渣是桔梗,方中是黄芪,药渣是棉根,方中是归身,药渣是归尾。你是聪明人,治病靠良药,治国靠雄才,药有假病疾不散,才不雄官宦结贪,你怨我什么?

 风娟并不认帐:孝春,你睁眼看好了,我就去药店,我要问个明白。

你想干啥?一声大吼,警得郭孝春和风娟回头观望,风娟的老公公,跑着跨步近前。笑着对郭孝春说:孝春,你不要生气,娃娃家不懂事理,竟敢上你家们前吼叫,我给你赔礼。说完,收起药渣,一伸手拉着风娟道:快走,没有教养。

风娟的老公公六十开外,花白的头发,长的脸上有着白茬茬的须根。婆婆哭着跑到上前来道:好娃娃哩,你把妈都要吓死哩?

风娟见两位老人前来,也不好多说,被老公公劝走,在路口对老 公公说:爸,我要到药店去理论。不等老公公开口,便从公公手中抢了药渣,奔药店而来。

药店里的姑娘二十多岁,貌俊修长,正在应付顾客,风娟闯进店里,将报纸里的药渣仍到柜台上喊道:你的药有假,我来问你。这一声大叫,熙熙攘攘的药店全无声息,人们的视线都转到了风娟的身上。

风娟的婆婆哭着进门道:好娃哩,有话好好说,看你把人吓的。说是用袖口擦了眼中泪花。

风娟说:医生说你这人参是假的,黄芪也是假的。

药店里的姑娘笑道:那个医生?

风娟说:孝春。

他能认识药吗?那他怎么不来卖药呢?我是正规的专业学校毕业的,我们的药是药检部门审验过的,谁敢说是假的?店姑娘并不认帐。

风娟的老公公也爬在柜台前说:姑娘,这就不对了,孝春是受了祖传的,世世代代行医,他不认得药,我们更不认得了。

店姑娘冷笑到:他算什么东西?他有文凭吗?他有行医证吗?单凭一个土医生的话就来说我的药是假的,没有素质。

风娟大声道:你有本事,你把我病治好!

店姑娘道:我只管卖药,看病找大夫去,本店不欢迎你,请便。

风娟的老婆婆和老公公拉着风娟回走,店姑娘指者药渣道:药渣

   风娟回了一句:你才是药渣。

更多>>

站内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