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总编:郭珺执行总编 :姜柏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评论

不忘初心 不改本色 ——《阳光赞歌》读后感言

2017-12-8   来自:韩城作协网   点击:754 

 

不忘初心 不改本色

——《阳光赞歌》读后感言

 温标 

       拜读老友冯学忠《阳光赞歌》一书,回忆半个世纪前和他相识相交相处的那段时光,不禁感慨万千。老友不忘初心,不改本色,令人敬佩。

  1970年3月,我走出大学校门,参加工作,分配到韩城县广播站,就和冯学忠同在编播组从事广播新闻采写、编辑业务。我从未学过新闻,完全是个门外汉,一切从头学起。冯学忠是毕业十多年的老大学生,先当教师,后做编辑,文史知识丰富,写作能力很强,文字功夫很深,自然成为我请教的良师。我们朝夕相处,一同下乡采访,一同编写稿件,就连茶余饭后的闲聊也三句话不离本行,经常在一起切磋写作技巧,无形中给我以指点和启发,使我受益匪浅,收获颇多。他妻子在家务农,四个子女尚小,家庭生活负担不轻。我独自一人生活,节假日无事,间或到他乡下家里帮忙干点家务农活。我们志趣相投,关系融洽,友谊日深,让我度过了一段难忘的岁月。

  在我的印象中,冯学忠为人诚实厚道,处事明理正派,工作认真负责,言行谨慎小心,是一个信得过、靠得住的好同志。所以,当后来有人提醒我他是“内定中右”,要我与他保持距离时,我先是吃惊,想不通,继而未理提醒,继续与他来往如初。上中学、大学期间,老师辈中所谓“右派分子”、“反动学术权威”我见得多了,并不觉得他们是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三反分子”,至于“内定中右”,就更不当回事了。我们不只当时正常交往,就是在我离开韩城后的几十年中,也互通音讯,保持联系。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在送我《阳光赞歌》一书的扉页赠言中称我为“忘年友”,祝愿我们“友谊之树长青”。我为此深感欣慰,正所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说到反右派运动,现在看来,实在是党和国家的一场悲剧。据有关统计资料,当时全国定为右派集团的22,071个,右倾集团17,433个,反党集团4,127个,定为右派分子的3,178,473人,列为中右的1,437,562人。其中,高等院校教职员工右派分子36,428人,学生右派分子20,745人。这场运动,广大知识分子因言获罪,因忠言获罪,在客观上摧毁了大多数中国人心中的诚信。反右派运动之后,中国知识分子整体上失去了自我,在运动的漩涡中挣扎、浮沉,直至在“文化大革命”中完全没顶、沉没。这场悲剧,不是那些被错划为右派分子的知识分子个人要去总结什么经验教训,而应当是党和国家去深刻总结,深刻反省,深刻记取。

 对于知识分子个人来说,反右派运动对他们的打击可以说是灭顶之灾。运动中非正常死亡的多达4,117人,就是明证,就是铁证。白桦在一篇文章中曾经痛切地说:“在那个年月,右派桂冠可不是化妆舞会的戏谑。“一个理想主义者被‘理想’抛弃,同时被社会抛弃,被人群抛弃,思想库存里立刻一贫如洗,安身立命之本顿时塌陷。此情何堪?仅仅是带给亲人们的屈辱就能把人压死。”夏衍也有一首打油诗写出这种惨状:“敢想容易敢说难,错话从来非等闲。一顶帽子头上戴,搬它不动重如山。”想想那么多人惨遭批斗,那么多人非正常死亡,今天再读这些话语,仍然令人心痛心酸,不胜唏嘘!
       联想在反右派运动中的惨痛经历,再看《阳光赞歌》中的那些激情满怀地讴歌改革开放、赞颂建设成就、倡导新事新风的文章,我打心底里对冯学忠油然而生敬意。1983年他获得平反昭雪的时候,已经五十开外,完全可以退居二线,安居晚年。然而他没有退隐,没有消沉,反而无怨无悔,精神饱满地投入工作,还积极争取入党,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和追求。这种精神,这种气度,这种胸怀,这种劲头,何等难能可贵,能不令人敬佩?1987年,他申请加入了中国民进组织。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内心有一个天真的想法,就是把加入民进当成入党。内心那种追求进步的迫切,那种激情的涌动,是相当强烈的。”“感到有一股使不完的劲,以努力学习、工作,对失去的年华努力地补偿、救赎。”他想到说到做到,先是担任了电大班的专职辅导教师,讲授《写作基础学》、《应用写作》、《当代文学》等课程,被陕西广播电视大学评为优秀教师,离休后又为韩城司马迁自修学院讲授《文学作品选讲》。这期间,他还撰写出版了20万字的专著《四书章句解读》,编辑出版了9册乡土文化丛书《毓秀龙门》,这两部著作先后获得韩城市司马迁文化奖的优秀奖和特别奖。回顾这些辛勤劳动的成果,学生们为他八十大寿赠联敬赞:“有苦有荣典范一校,亦师亦友辛勤两年。”他自己也改撰一副对联自我总结:“书卷莫教春色老,年华可期秋果硕。”

 “一介布衣,宠辱不惊,勤勤恳恳,孜孜以求。看报道,读文章,爬格子。”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冯学忠自己作了极好的冯学忠自己作了极好的回答:“我的进步不算大,但是读书不止,笔耕不辍,这算是不忘初心。”“我个人一直不忘离休身份,也一直要求自己做一个思想上入了党的人。”在我看来,他是既不忘初心,也不改本色。这本色,就是书生本色,就是忠于党和人民事业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本色!

 最后,用我为冯学忠八十大寿撰赠的一首贺诗结束这篇感言:

 嚼字咬文老书蠹,命途多舛无复求。

 趣入学林览古今,劫生人际划左右。

 蒙羞不为鸡虫事,追梦常怀鸿鹄图。

 道德文章启后思,望米期茶仁者寿。

   

            

       作者温标: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先后在韩城县广播站、渭南地区广播局、中共渭南地委政策研究室、中共陕西省委党校工作,2006年从省委党校副校长岗位退休。

 

更多>>

站内公告